感念我的语文老师

    七月语文报课堂大赛在美丽的黄山举行,计划中本欲去观摩学习,无奈身体有恙,错失良机,一个月后身体渐渐好转,偶尔网络浏览,不成想本次大赛就“才子型教师”引发了一场热议,看着热议的七嘴八舌,颇有感触,就那样我开始很强烈地想念我的语文老师。

    其实从小学到大学,甚至到走上工作岗位,回想起来影响我最大的有三位恩师。


    小学的时候不谙世事,对老师的印象不是很深刻,初中因为跳级的缘故,时间短暂。铭刻于心的语文老师是从高中开始遇到的。


       第一位是现在已经去世的向天一老师。


       印象中的他,矮矮的个子,微胖的身材,讲话不紧不慢,不时闪现出狡黠,他最大的特点是嗜酒如命,嗜酒之后的最大特点是课堂上惊喜连连。还记得,有一段时间可能是一次醉酒之后被师母严管吧,大概一周没喝酒,于是我们十分的不适应,班中的男生竟然在他上课的时候把从家里带来的酒放在了讲桌上,我们都认为他会不好意思的,谁知他很自然地打开酒瓶边斟边讲,然后,整个教室充溢的是他精妙的讲解,而完全没有感觉到酒糟之气,整节课大家都屏住呼吸,生怕漏听一个字,都完全沉浸在他营造的文学氛围之中,那一节课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若干年后,同学聚会谈论最多的是这一课的精彩感受,而那一天让我至今都觉得喝酒的男人很魅力。其实向老师是真正的性情之人,也是真正的才子。语文课上,他从不带教案,但总能让我们很收益,他是标准的满堂灌,但我们心悦诚服地聆听,经常不愿下课;他是标准的一言堂,但我们“不厌其烦”地接受,经常被震撼。四大古典名著,他可以倒背如流,经常信手拈来,恰到好处,仿佛他的大脑就是古典名著的宝库。时至今日,我都没有完整看完四大名著,因为看的时候总是倒带,眼前浮现的是他在课堂上描述的种种,反而觉得原著少了些许的灵性,但他带给我的古典震撼是永恒的,爱上古典作品,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课堂从不囿于教材文本,但知识的传授又是很有计划和体系的,学习完一个内容,回头再看相对应的课文,我们自己总有居高临下、高屋建瓴的视野。他有一个雷打不动的“毛病”,布置语文作业不管是否完成,但他要求的必读书目和篇目必须雷打不动的完成,否则惩罚是严厉的——一周不准上他的语文课,因为这样的惩罚,读书任务没有一个人拉下,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让我喜欢上了《中篇小说选刊》,直到今天订阅没有断续过。大量的阅读是向老师给我的人生财富,书库般的语文老师是向老师给我的语文教师的标杆。


       最后向老师倒在了他心爱的酒上,知道这件事他已经离开两年了,也就是那两年我没有回去看他,痛哉!


     第二位是高中分班之后遇到的张明谦老师。


       印象中的他很儒雅。高高的个子,微微发福的身材,讲话总是缓急有度,一年四季总戴一副墨镜,给人很神秘的感觉。私底下我们最大的兴趣就是讨论他的眼睛是单眼皮的还是双眼皮的,但直到今天也没有弄明白。因为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些许。由于前面有向老师的神采飞扬,所以一开始我比较排斥他的课堂,总觉得一老头讲语文总会有陈腐的味道,犹记得第一节课就是想象中的规矩方正,没有半点的惊喜与意外,想后两年的语文就这样度过不禁悲从心来,但后来的一个细节在一刹那间就完全颠覆了我对他的语文课的判断。那是一天的早读,我的同桌问他一个成语的意思,不想他不仅说出了成语的意思,而且马上说出成语在《现代汉语词典》的第几页的具体位置,我和同桌顿时惊呆了,这样的一个老先生背会了词典不成?于是课下暗暗布置人员继续探查,结果总是被他完全说中,甚至不同的版本他也完全掌握。于是开始重新审视他,专注他的课堂,他也是标准的满堂灌,一言堂,但思维清晰,知识精准,专业术语的使用出神入化,慢慢地我发现全班同学在他的课堂上很少凝视他,基本上都专注于黑板和自己的笔记,他讲解的严谨,板书的严谨,记忆的严谨深深震撼着我们每个人,原来语文课也如数理化那样需要缜密的思维,需要精准的记忆。在文言课堂上,所有的课文他都能准确背诵,包括标点符号也不差分毫,他没对我们有太多的要求,甚至除作文外很少有语文作业,他也从不训斥我们,也从不在课堂上阐述大道理,但这样的言传身受,这样的以身作则,这样的耳濡目染,深深地影响着大家,那两年,语文是大家真心对待认真对待的课。不过,他最大的特点是对我们写作的要求,几乎每个人都达到面批的地步,面批时的认真让你不好意下次错误重现,我们明白,追求完美是他最大的嗜好。从衣着到板书都是一丝不苟,两年的时间,无论春夏秋冬他永远是白衬衣,黑皮鞋,一尘不染。对工作对生活认真负责是张老师教给我的人生态度,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是张老师给我的语文教学的标杆。


      第三位是走上工作岗位后遇到的阎建国老师。


       20年前的阎老师风流倜傥,通身的帅气、才气。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我们语文组的聚会上,那时他还不是我的同事。但在酒桌上的妙语连珠,挥洒自如让我有种很想听他的语文课的渴望。天怜幽草,不久,阎老师正式调入一中,成为我的同事。不过,当时虽同处一间办公室,但之前听多了他的传说,总觉得他是一座高山,仰望起来就比较费力,更不用说走近了。不想,他已把我“纳入他的法眼”(阎老师语)。我和他是同头课,每次他上课的时候,如我没课,他就会很随意地说:“走,红英,听我的课去,向老人家学习一下。”其实我很想听他的课但又怕人家嫌烦,他这样一招呼,我就美滋滋地跟上了,而听完课后,他总会这样说:说说吧,收获不小吧。我老老实实地谈收获。于是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一个学期。一学期之后,我上课的时候,他没课,他会很随意地说:“走,红英,听听你的课,让老人家指导一下。”其实我很想让他听我的课但又怕自己露怯,他这样一招呼,我就没有了退路,而听完课后,他总会这样说:你这个小姑娘,某某地方处理的真不错。我老老实实地窃喜,并认真地为了讨得他的表扬而格外卖力地备好下一节课,于是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一学期。一学期之后,我听他的课之后,他会问:看出来我这节课中的缺憾没?而我也敢于不揣深浅地对他的课说三道四;一学期后,他听我的课之后,他会问:你自己感觉出这节课的缺憾没?我在他的面前只好真实坦白老实交待了。就这样,我一个非中文专业的人走好了语文教师的第一步,甚至我自己就觉得没走过一步弯路。他一直无怨无悔地有计划有步骤地引导着我,点拨着我,鼓励着我,欣赏着我。引导我怎样做一个有才情的语文教师,点拨我怎样掌控45分钟的舞台,鼓励我丢掉非中文人的自卑,欣赏我在他引导、点拨、鼓励下的长进,甚至欣赏我出现的他意料之中的失误。那一轮的三年是我每天都可以感觉到成长的的日子,至今想来仍倍感幸福和幸运。后来全市的优质课大赛,全省的优质课大赛,全国的优质课大赛都是在他的扶持下胜利完成的。一路的成功,他常说:红英是很有灵气和悟性的,辅导这样的孩子很有成就感啊!我明白那些辉煌其实是他无私的扶持,这一路没有他,我不可能走远。


       但阎老师的才情和才学是我至今无法企及的。他的课堂汪洋恣肆,纵横捭阖,收放自如,流畅完美。他是我所遇到的对语言掌控能力最好人。这不仅表现在课堂上,甚至平时的言谈也体现得淋漓尽致,有时静静地听他说,随便说点什么都是一种享受和教益。原来我总认为那是他有很好的语言天赋,后来我才真正明白,那是一种厚积薄发,那是一种底蕴功底,那是一种瓜熟蒂落、水到渠成,那是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喜欢他的课堂,是因为在他的课堂上,不论什么样的知识,他总能找到适合学生的切入点,总能用学生喜欢的方式传授,总能用学生喜欢的语言口吻讲述;喜欢他的课堂,是因为每到一类知识,他总是用一节课的时间提纲挈领给学生以总括和体系的概念,他总是让学生现有此类知识的大视野,他总是先让学生明白此类知识在学习和人生中的位置;喜欢他的堂,是因为他课堂上生活化的典例,诗意般的语言,太阳般的关切。。。。。。如此等等,他仿佛具有强大的磁力,一旦接近就身不由己情不自禁心甘情愿地被卷入这样的磁场,在这样的磁场中,我整整生活了十年。那绝对是幸福成长的十年!


       其实细细想来,这三位教师应该是不折不扣的才子型教师,他们的才情学识让我们敬仰,让我们钦佩。课堂上,他们多为一言堂,我们是专一的倾听者,但一路下来,至今没有感觉到他们的课堂少了什么,相反那种收益是长久的,是一辈子的。仔细想想,其实真正给人震撼,真正震撼心灵的时候,是不需要即时表白的,是不需要即时交流的,因为震撼心灵的东西是需要自己慢慢品味、慢慢回味,好好珍藏的。才子型教师的课堂上的沉默大多为学生心灵的被触动,相比较那些形式上热闹的课堂讨论,我更喜欢课堂上那有力度的沉默,因为这种沉默成就了真正的思想者。语文教师需要才子型的!真正的语文教师也应该是才子型的!


       深深的感谢我生命中的三位语文老师——向天一老师,张明谦老师,阎建国老师!


 

《感念我的语文老师》有4个想法

  1. 党老师:很早就看过您的上课视频,和《语文教学通讯》封面及介绍,很赞同本文的一种理解,语文课也可以是满堂灌的,关键是如何“灌”,什么样的教师才可以“灌”,所以我总认为一味地将好的语文课定位成所谓的“研讨”“互动”是否也是一种教条?更不应该把语文课去规定出什么“几步模式”。

  2. 写得真好。我在网上看到您的视频就一直钦慕您的才华,到一所不知名的高中任教以后,看到以前语文卷纸上的名字竟然是您的名字,又惊又喜。您就是我心目中语文老师的形象,而我也会一直朝着那个方向努力,成为学生心目中想象的语文老师的样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