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经典 感悟成长

那一次,于丹来焦作讲座,题目就是《阅读经典  感悟成长》,我有机会聆听了整个报告。这也算是和于丹第一次的近距离吧。

    报告的内容主要是谈当今独生子女的学校教育方式,鼓励教师要教会学生在阅读经典中,和孩子一起感悟成长。她重点是以《论语》的解读为契机的,零散的记忆有这样的语句:

  独生子女孤独无参照的成长的好的人格

  太多的独生子女不知道分享

  中学需要锻炼经受挫折

  一个技术尖子不一定懂的尊重同事配合团队

  要教好学生,教师自己的心首先要强大、辽阔、安定、幸福

  人生先要学会快乐成长

  自己的局限限制了自己

  做教师和做学生的三重境界:渊源-“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即知之者-好之者-乐之者

  自己的心应在教育中快乐穿行-举重若轻

  老师的最大奢侈:我们的心态永远年轻!做教师的心就是不断成长,永远惊喜!

  经典是什么? 是生活中离得最近的东西,是让我们的心更辽阔的东西!

  士不可不弘毅

  孔子的理想:志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每一个人都是历史的结果,爱一个人就要爱他所有的历史.

    孝顺: 顺就孝。

    好老师用生命提携孩子成长。

    仁爱之人的标准:

        恭则不侮—不给你什么东西是本分;给你什么东西是情分。

        宽则得众—心态决定状态。山坡上开满了鲜花,但在牛羊的眼里都是饲料。

        信则人任焉—真正的忠诚是忠心于自己的良心。

        敏则有功

        惠则足以使人

 

    关于于丹社会有太多的声音,于此我不想再说什么,但我分明感到了于丹的坚强,在面对纷繁的声音时的沉默与淡然。不管怎样我还是很欣赏她的博览群书的,正基于此,她才能把孩子们敬而远之的经典《论语》变为孩子们欣然接受的生活。记得北京大学教授陈平原在中山大学演讲时,曾这样谈于丹《论语》的热潮:学术通俗化。这是学术本身和社会大众的需要,不仅仅无可厚非而且应该大力表彰。问题是,现在受众的水平就是这个样子。多年前,朱自清写《经典常谈》,本意是写给中学生看的,但这个通俗的小书现在本身也成为经典。当时的中学生,就有那样的水平。电视必须考虑最大的受众群体,“百家讲坛”本意就是给初二水平的学生看的,超过这个水平的人可以不看,但不要在那里唧唧歪歪。要怪,就怪现在的学者没法写出分层次的高水平的通俗学术普及著作。

    是的,陈平原的意见一针见血。当时的中学生的水平和现在的学者的水平似乎有某种说不清的东西在二者之间,但事实是今天的中学生读书越来越少,读经典更少,他们热衷的是口袋书等快餐式的作品;现在的学者也似乎越来越学者化,很少能真正的躬下身子为青少年作些什么读书的引导,似乎本专业的出类拔萃更能证明自己的学者身份。所以现在的中学生即便想读一些书的,也缺乏正确的引导。

    还记得我小学中学的时候,基本上是与书相伴而过的,每天都很愉悦,那种心情今天想来仍倍感幸福。书为自己打开了一个多彩的世界,好奇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那时觉得世界真是太大了,太丰富多彩了。那时的一些青少年读物中很是有些很好的东西:比如《儿童学文学》《少年文艺》叶圣陶主编的《中学生》等,他们一直伴随我到参加工作,是我的必订刊物,但后来就愈来愈发现其含金量的差异了。于是到今天只剩下《中篇小说选刊》成了我唯一必订的刊物。那时有很多适合自己年龄的读物可读,比如朱自清的《经典常谈》、冯友兰的《新世训》、朱光潜的《给青年的十二封信》和《谈美》、严耕望的《行谊述略》、何兆武的《上学记》、钱穆的《论语新解》、吴讷孙的《未央歌》、罗家伦的《新人生观》、《神秘的宇宙》等等,这些给了我一生的财富,当时也许不觉得什么,但沉淀之今天,他们的作用无不在我的生活工作中显示着。

  多年以后看到对以上一些书的评价,才知道自己当时吸收了怎样丰富的营养。  

   龙应台评价《新人生观》说:“我不知道有多少当时的知识青年是拿那本薄薄的《新人生观》来作馈赠情人的生日礼物的。书写在仓皇狼狈的1940年初,却极为笃定地对70年代不知愁苦的青年耳提面命。”

  季镇淮评价《经典常谈》说:“言之有据,深入浅出,意无不达,雅俗共赏,运用现代语言,讲述古诗内容,令人读之不厌。”

  金克木评价《经典常谈》说:“我很希望有学者继朱自清、叶圣陶先生以《经典常谈》介绍古典文学之后,不惜动如椽大笔。撰写万言小文,为青少年着想,讲一讲古文和古书以及外国文和外国书的读法,立个指路牌。”

    罗家伦说:“我们对于青年,现在最不可使他们失望,使他们丧失民族的自信心。”

    正如当代学者季剑青所言:作为一代最优秀的知识分子,即使在面向一般青年读者的著作中,同样凝聚了他们深厚的学术功底和切身的人生经验。惟其深厚而不浅薄,惟其切身而不空泛,他们的生命力才如此持久。

    不可否认,对青年的指示和引导,同时意味着文化的传承和精神的塑造,说大一点,应该也以为这民族的复兴与重建。正如朱自清在《经典常谈》序言中所说:“经典训练的价值不在实用,而在文化。有一位外国教授说过,阅读经典的用处,就在教人见识经典一番。这是很明达的议论。再说做一个有相当教育的国民,至少对于本国的经典,也有接触的义务。”“教育部制定的初中国文课程标准里却有‘使学生从本国语言文字上了解固有文化’的话,高中的标准里更有‘培养学生读解古书,欣赏中国文学名著之能力’的话。初、高中的国文教材,从经典选录的也不少。可见读经的废止并不就是经典训练的废止,经典训练不但没有废止,而且扩大了范围,不以经为限,又按着学生程度选材,可以免掉他们囫囵吞枣的弊病。这实在是一种进步。”

     由此,于丹在某种程度上不也做着这样的工作,最起码她让中国人,中国人中不大读经典的人开始接触经典了。

读肖川《教育的力量》之《教师的解放》

《教育的力量》是肖川教授近20年的教育随笔的精选集。收录在这本集子中的文字表现出作者对历史、社会、人生和教育问题的明睿洞察,对教育理想的热切追求,对人类不灭良知的深沉呼唤,对人生当有境界的期望与希冀。用生命教育和公民教育“为学生的幸福人生奠基,为自由社会培养人”,成为“肖川教育随笔”的主线和灵魂,字里行间彰显出作者力图用热忱与真情去点燃希望之火,用生命去守护正义与光明的良苦用心。

    在《教师的解放》一文中,肖川这样总结现今中小学教师负担过重的原因:


    1.教师的编制过紧。


    2.社会对教师的期望值过高。


    3.一些职能部门经常对学校指手画脚,吆三喝四,各种接待、检查、考评应接不暇,简直把学校当成了滥施淫威的场所。


    4.学校人际关系不够单纯。


    5.教师教育观念陈旧落后,对学生要求过苛,管得太多,缺乏等待的心情。


    6.学校生活缺乏挑战性和活力。


    7.教师的教育素养和能力不够理想,有待提高。


    很佩服肖川教授思考的深度和广度。作为一名一线教师,我工作了18年,针对以上七点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教师的编制过紧——我只是在最近几年才略有所感,也许是身在重点中学的缘故,编制似乎没那麽窘迫,但近几年明显的有变化,不过变化是很多教师不能进编,只能做为编外人员干编内人员的活,所以身心的折磨可想而知。


    社会对教师的期望值过高——随着独生子女的增多,家长的期望值是很可怕的。几乎所有的家长都认为自己的孩子是可以学有所成的,而从不考虑自己孩子的资质、知识底子,他们总觉得只要把孩子送进最好的学校孩子就一定能达到自己的期望,而完成期望的工具就是教师,所以教师背负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最有力的证明是:北大清华在河南的招生仅仅几十名,但社会衡量每个学校业绩的往往是考上清华北大的数量,家长甚至也依次来评价学校和教师。


    一些职能部门对学校的干预过多——本人对此不敢妄加评论。但开学伊始和学期结束时各种检查确实影响了一些正常的教学工作的开展。


    学校人际关系不够单纯——其实在我所经历的学校生活中,我倒觉得学校的人际关系还是比较单纯的,只要教好自己的课,只要学生认可你的知识传授,基本上没有什么麻烦的事会找你;只要你业务精湛、专业拔尖领导和同事还是看在眼里肯定在心里的,所以我还是很喜欢学校的人际关系。只要站稳了讲台就没什么复杂的了。


    学校的生活缺乏挑战性和活力——其实学校生活是最具有挑战性和活力的。因为你的对象是具有挑战性和活力的一群群青年,他们充沛的精力、活跃的思维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作为教师的你,问题是我们太多的教师囿于经验,止步不前,从而扼杀了这样的挑战性和活力的际遇。


    所以七点中我很赞同这样的两点:


    教师教育观念陈旧落后,对学生要求过苛,管得太多,缺乏等待的心情——目前的大多数教师基本上没有什么教育观念,有的也是前面老教师的口传身授罢了,他们不看教育理论的书籍,很少有机会走出去倾听外面的声音,他们看的最多的就是可以拿来就用的课堂实录、教学案例;在对待学生上基本上“一视同仁”,不论学生的基础怎样、个性怎样,完全按照自己制定的统一模式讲授知识,布置作业没有层次,要求全体完成,甚至把所有学生都当成北大清华生来培养,学生成绩上不来反而挫伤了教师自己的积极性,工作上没有成就感,于是产生职业倦怠。例如,在上学期的教学调研过程中,一名教师态度恳切的说:这一届学生根本不知道学习,上完一节课,没有一个人问你问题。这个教师的责任心是很强,也是该校的资深教师,但事后我们在做深入的调研的时候发现,该教师以前一直教的是重点班,而今年学校实行均衡分班,他的不适应是最大,心情的焦虑是最严重的,但他没有反思自己:用重点班的知识结构要求现在的学生不是太苛刻了吗?但我们把这样的情况和他沟通的时候,他说,我怎麽没注意到学生的变化呢?教师没注意到学生的变化,这说明了什么?


    教师的教育素养和能力不够理想,有待提高——以前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的做教师的,觉得大多数和自己一样,也不觉得自己做的多成功,但起码自己在认认真真做教师,认真对待每一节课,认真研讨自己的每一个增长点,学大家,访名师。但走上教研岗位之后,听的课多了,才发现其实像自己一样认真的做教师的没有多少人,见到的是对课堂的应付塞责,见到的是十年一贯制的漠然,见到的是为了职称混证书,于是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对教育有微词,其实最大的原因是我们教师本身的教育素养和能力不够理想,正是由于此也才导致我们的负担日渐沉重,我们的压力日渐沉重。


    正如肖川教授所说,“如果你有过硬的本领,在他人看来很繁重的工作,你也能举重若轻,应对自如、胜任愉快”。“作为一个人,一个生活着,自觉地追求人格的崇高境界,受益的首先是我们自己,你会发现你是一个受人尊敬和受人欢迎的人,你会发现人际关系的和谐与温暖;其次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你的亲人,你的孩子——你是他们的骄傲与自豪;最后,才是你的学生,整个社会和国家”。


    “世界其实就是我们自己,当我们以光明、正直、昂扬、乐观的态度去看待生活,我们就会生活在光明、昂扬、乐观、向上的生活中”,“给自己更多的积极的心里暗示,相信信念的力量,这也是教师解放的应有之义”。


    为此,感谢肖川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