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养在常识积累中提升

河南省焦作市基础教育教学研究室  党红英


 


    平素,人们经常用文学素养来衡量一个人的品位与做人的档次,而文学素养又不是欲速则成的,需要长时间多方面的知识积累的支撑,其间常被人们忽视的文学常识在一个人的文学素养的提升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文学常识,广义指涵盖文化的各种问题,包括作家、年代、作品,文学中的地理、历史各种典故、故事,也包括一般的人们众所周知的文学习惯。而文学素养,指一个人或组织的在文学创作、交流、传播等行为及语言、思想上的水平。一般情况下是指在文学领域,如诗歌、小说、评论等方面的综合能力。


    还记得,做学生读高中时,高考大纲中规定文学常识是必考内容,并且与众多浩海无边无从把握的其它语文考试内容相比,文学常识的考查范围则显得具体而有限,于是在老师的指导下,分门别类,分层次分阶段地开始了背诵大战;还记得,当时背诵时的极端排斥,极端无奈,甚至恨极了老师的魔鬼式背诵检查,但许多年之后的今天,当自己独立解读文学作品而显示出的从容与轻松时,当自己独立解读文学作品而表现出的广博与丰富时,我真的明白,当时痛苦的死记硬背原来今天真的让我享受到“死去活来”后的丰盈与愉悦。


    还记得,做教师在课堂上,我的学生一开始总显示出文学鉴赏上的幼稚无知,读不懂诗,读不懂古诗文的风俗人情,读不懂作者的匠心据典,而我费尽力气大讲特讲的赏析技巧、解题方略,对他们而言无异于对牛弹琴。我曾一度憎恨他们的不用功,但后来静下心来回顾自己的知识成长历程中的柳暗花明,终于明白,他们一直在看不懂上打转,而我正是忽略了他们最基本的常识积累,不是他们不用功,而是自己在指导上存在缺陷。于是,从最基本的文学常识入手,背诵记忆,讲解积累,经过一年的历练,他们的鉴赏能力明显提高,成绩显著提升,三年下来,很多学生身上甚至有了不小的文学气息,文学涵养日丰。


    毋庸置疑,文学常识真的挺重要,特别是对中学生而言,而掌握点文学常识应是提高一个人文学素养的基本要素,也是一个人立身立命的根本提升点。


    生活需要文学常识增加情味。文学常识首先是作家作品的常识,重要的作家作品,就是那个时代那个阶段最典型的时代缩影,他们个人的特点正印证了时代发展的印痕,系统地掌握这些就了解了那个时代的历史风貌,人文情怀。屈原 “哀民生之多艰” 的求索坚韧,杜甫 “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的忠贞热忱,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 的激情执着,影响了一代代仁人志士的抱负理想;司马迁的隐忍,李白的洒脱,苏轼的旷达,李清照的善感,陶冶了一代代人的情操气节。同时,不少作家都有自己独特的经历,或有趣的轶事,如程门立雪、屈原投江、贾岛推敲、王安石变法、朱自清不吃美国求济粮、高尔基当面包师傅等,这些颇有趣味的材料,无不启迪着我们,升华着我们生活的智慧。而优秀的作家作品都有其独特的魅力,了解其独特之处后,我们身上的个人魅力就增加,这就是一个人综合素养的表现。同时,典型的人物场景,睿智的名句诗词,都能够唤起我们对美好的情感和智慧的思考,也为我们思考问题处理问题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广阔背景。这很多的内容,内化为情感态度价值观,运用到生活学习工作之中,不断提升着生活情味和质量。


    文学高于生活但来源于生活,可以说,一个人文学素养的高低与生活的幸福指数的高低密切相关。而文学常识是文学素养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既是常识,就是一生中最应该掌握的基本内容,从某个角度看,文学常识是一个人的文学乃至文化积累的符号标志,一出手,就知道其功夫的修炼程度。一张口,就知道其文化的修养程度。试想,张口闭口就是小红帽小白兔的,与见人就说桃园三结义黛玉葬花的,有着怎样的文化差异。这些最能获得文化认同的地方其实也是最能展现自己文化名片的地方。通过这些,别人就可以判断其所受教育的程度,从而决定采用何种方式进行交往,这种情况下,文学常识就成为了人与人交流沟通的桥梁与钥匙,如果能熟知了文学常识,就会开口有品味,开眼有档次。因此,我们不能够小看作家作品方面的文学常识的积累。


    阅读需要文学常识打底奠基。阅读是人一生的工作。阅读不仅仅是识文断句,更重要的是理解作者要表达的思想内容,明晰作者描绘的风物人情,以资现实生活的滋养。而文学常识可以帮助我们快速进入,快速定位。欣赏吟咏文学作品,只有尽量利用现存的各种史传材料和后人评述,探究作者的生平和为人,全面了解作者所处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宗教、风俗等背景知识,弄清作品的具体创作时间,才能全面把握作者的心灵历程和精神世界,洞察作品中所表现出的情志和反映现实的深度广度,才能与作者成为心灵相通的好朋友。否则,就可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误解作品的精神,错误地拔高或贬低作品的思想境界。比如,读《蜀相》,除了要对作品中所写的诸葛亮的生平和功绩有所了解,还要对杜甫一生遭际、政治思想,以及杜甫写作这首诗时的心境做全面、深入的探究,才能充分理解杜甫作此诗的用意。比如,同时离别之作,汉末文人诗中流露出的多是一种“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的离别哀怨;而初盛唐送别诗则普遍呈现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乐观基调;同是豪放派的苏轼和辛弃疾,同是受挫,一个旷达,一个执着:苏轼“一蓑烟雨任平生”心胸坦荡,辛弃疾“梦里吹角连营”雄心不灭。


    阅读典范,若头脑中有关于时代国别的文学流派风格、表达技巧等相关文学常识的储备,在面对新的作品进行阅读与鉴赏时,就不至于没有思考阅读评价的参照比照背景,不至于没有理解鉴赏方面的名词术语,从而就能辨证地多角度看待,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树立正确的审美观。


    高考需文学常识帮忙应对。《全国普通高等学校统一招生考试大纲》中明确规“能识记文学常识、默写常见的名句名篇”“能阅读浅易的古代诗文”“了解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文学体裁的基本特征及主要表现手法”,“了解访谈、调查报告、新闻、传记、社科论文、科学小品等实用类的文体基本特征和主要表现手法” 。历年高考试题显示。文学常识除了单独命题外,在高考的古诗文阅读中牵扯到相当的份量,甚至现代文阅读也会涉及到。


    2006年考纲提出,高考语文要求测试识记、理解、分析综合、表达应用和鉴赏评价五种能力,2007年又增加了探究能力,体现出近年高考试卷中以能力立意取代知识立意的意图,因此,文学常识的考查,也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变化,特别是近年来,随着课程改革的不断深入,各省市对作家作品常识的考查要求不断提高,摒弃那些单调呆板的填空方式,变成熔综合性、系统性于一炉的命题。高层次的考查要求考生在知识的联系中,通过归类、比较、筛选、求同辨异,把以前学到的死知识变为有规律能运用的活知识,而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大量记忆和有效梳理文学常识。比如,把文学常识积累的要求渗透于诗文默写形式之中,要求考生克服文学常识积累中容易出现的死记硬背的问题,强调建立人(作者)、文(作品)和言(语言)的意义联系,使作品、作家、语言三方面互为依附,形成一个知识的系统,实现知识的内化。比如,立足于作品鉴赏,或结合语言进行表达分析,或结合文学常识给予作品文学地位和成就的评价。虽然考查的依然是语言积累和文学常识积累,但是命题的形式却是基于作品鉴赏的平台之上的,体现了语言的应用特性。比如,文学常识命题和名著阅读结合,采用简答形式,致力于学用结合的探究性,开拓了文学常识考查由单纯到复合的新思路。


  文学常识在古诗鉴赏、文言文理解及现代文阅读中,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以诗歌鉴赏为例,了解了诗人生平经历及派别,就有利于把握诗歌的形象、语言、表达技巧,思想内容等。李煜的颓靡伤感,柳永的缠绵悱恻,苏轼的雄浑豪放,李清照的婉约凄苦,辛弃疾的壮阔雄奇,王维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等,诗人的情感理想都寄托在自己的作品上。“诗言志”,“一切景语皆情语”,所以,只有对作家及他们的生平经历有所了解,才能准确把握作家寄托在作品中的情感,才能答好相关的文学鉴赏试题。    


    考试只是阶段性水平和学养的检测,作为现代社会里的一分子,掌握一定的文学常识,具备最基础扎实的文学常识,是现代社会公民所需要的一种长效修养,也是自己一辈子具有丰润厚实多彩精神生活的最必需的奠基元素。


    文学是指具有审美属性的语言行为及作品,是从知(认知活动) 、情(情感活动) 、意(道德活动) 三个方面,通过审美体验这个心理中介,同时影响人的心灵的。文学作品中,知、情、意的陶冶无处不在。常识是最基础,最普通,也是最易被人接受的知识,蕴含着这个学科的智慧与精髓。文学常识能提升人的文学素养,改善一个人的文化形象,而掌握更多的文学常识对于我们成为一个有文化素养的人很有意义。所以,多多储备积累,有意识地积极主动地引用和运用文学常识,使得这些宝贵的民族文学精华融进自己的血液之中,成为自己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的一部分,这不仅仅是为了考试,更是为了自己在社会上更好的发展。


               本文已发表于2011年第5-6期光明日报考试杂志社《考试》语文版 

当读书成为一种任务

不知从何时起,主任为了督促大家读书,在每周的例会上安排了一个规定动作,用抽签的方式决定一个人来谈自己的读书感受,时间为30分钟。截至目前,已经讲了几个同事,但抽到的都大多惶惶而情非得已,不得不讲的又大多不是读书感受而是自己听课的心得,很少有讲够30分钟的。更有甚者,几句话结束,后在主任的步步紧逼下天南海北中凑够时间;更有甚者,早早事先写好要点,以不变应万变。每及此,常令人难以卒听。


其实,我们都知道领导的意图是好的。作为一个教育研究部门的工作人员,读书,丰富自己、开阔视野应该是工作和生活的常态。这既是业务的需要,也是一个人生活的必需。但大家对这个“需要”的热情并不高。记得有一个学期,科室给每人发了一本肖川教授的《教育的力量》,但翻看者不是全部,认真翻看而有所感悟的不敢统计。一开始领导也不断的吓唬一下:好好看哦,回头要检查一下。但就在回头的那一声吆喝下不再回头了。私底下,大家不是不想看书,哀叹最多的是没时间看书。但没时间看书向来是不被认可的理由,况且,作为一个教研员不读书的结果永远是低水平的恶性循环,评课永远的坐井观天。


不过,客观地说,在机关,真正静下心来整块的读书时间根本没有,各种纷繁复杂的临时性应对事件铺天盖地,乱七八糟,一头扎进去,就会忙中无时,就会乱中无绪。领导也似乎更重视追求下去听课的次数,对属下认知水平的提高似乎放在了自觉的层次上,没有真正的读书时间安排。但是真想读书,真有读书习惯还是有时间可读的。问题是心疲了,于是书就没有了。


曾有统计法国平均每人一年读11本书,日本有六成人读书成风:每天读书1个小时的占14%,读书半个小时的占19%,读20分钟的占10%,读10分钟的占9%,不读书的占27%。以色列把读书放在首位。


曾经我们都知道,读书有三大功效:


怡情  使人即使独处幽居也可不失生活的情趣;


傅彩  使人善于言辨或烘托气氛;


长才  则使人圆观周览,于待人、接物、进业,更加精熟完满。


  而现在的我们呢?教师大多读的是教学设计,读得多的是课堂实录,教研员甚至连这些都读不上了,更不用说学生了。家长要求孩子多读书,但自己不读;教师要求学生多读书,但自己不读;领导要求属下多读书,但自己很少读。所以懂得生活情趣的人日渐少了,善于言辨的人奇缺了,能够圆观周览、精熟完满人情世故的人成奇才了。


  综上,正因为读书正在成为一种任务!读书正成为布置给别人的一种任务!而这任务也正不被落实着!

语文教师的暑假生活

        享受暑假是教师的特权,因为可以带薪享受两个月的休闲,一直以来成为职业选择的诱惑,但也成为社会诟病教师的主要原因。但实际上,在以往的暑假中,因为补课、培训等硬性的要求,很多教师很难完整享受暑假的休闲时光,我在学校的时候,由于受命每年接受毕业班的教学工作,往往是上一届还没完全送走,下一届的教学任务就必须进入工作程序了,暑假更是要补上一个月的课,再加上培训任务,一个暑假中,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就很聊聊了。


       新课程方案实施以后,禁补的力度很大,于是教师假期中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开始丰盈起来,对于我们本土的教师,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假期应该是这个暑假。但教师,特别是语文教师的空闲惶恐症却随之而来。


      有的说,这个假期我要好好的读书,弥补自己的专业不足。于是刚一放假买回或借回很多书,要一个假期泡在书中充实自己。


      有的说,这个假期我要好好放松自己,远离专业,回归家庭,弥补以前欠孩子和家人的债。


     这几天和几个语文同仁闲聊,结果发现,那准备好好读书的,书读的不少,但感觉收获不大,于是很有恐慌感;那准备好好享受家庭生活的,家务做了不少,但感觉孩子和家人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满足,于是很有惶恐感。语文教师的假期生活应该怎样度过?我想到了自己的暑期生活。


       读一本书。读书对于语文教师的重要性已无需赘言。但假期毕竟是假期,休养调整是第一位的,不能安排太多的书来读,一则书不是速读才有效的,二则准备的太多自己的思想上也会有负担,假期,随心而为之,闲适的“悦读”,身心会在放松中获益良多。当然,这一本的选择应该是自己心仪良久的。


       走一点路。读书是理性的,真正的走走看看才是感性的认知。也许理科的教师不需要走万里路,因为那些定理公式在几百年前就规定好了,但语文教师则不同,大好河山,风土人情都在我们的职业感知范畴。千百年来文人墨客的笔下流淌出的路上风景,人间感悟,今天的我们只有走去看看才能触摸到一点玄机,同时,不断变迁的时代,对语文教师的眼光和视野的要求也在与时俱进。有时间有实力就走的远一点,没时间弱实力就走的近一点,语文即生活。社会即语文。


      陪陪孩子家人。教师的职业是辛苦的,语文教师尤甚。大部分的语文教师都是班主任,平时几乎没有时间专心地陪孩子家人,暑假中是和孩子自己家人交流感情的最佳时机,这个时间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知识为孩子家人带来愉悦。前天,我的一个同事闲聊时说,这个假期他基本上是孩子的跟班,孩子学习的时候,他在边上服务,并看孩子给他开的书单,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书也深深吸引了他,于是他深深感慨:怪不得孩子喜欢看啊。从此他和孩子多了一层沟通的话题。


     暑假本就是假期,假期本就是一种休闲,但因为我们还有语文教师这个职业,我们需要在休闲时的充实,不过不能把充实当作一种任务和负担,否则会更加的身心俱疲。假期就是假期,随心而已。只有这样,开学后的我们才能以更加饱满的热情和更加彻底的愉悦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阅读经典 感悟成长

那一次,于丹来焦作讲座,题目就是《阅读经典  感悟成长》,我有机会聆听了整个报告。这也算是和于丹第一次的近距离吧。

    报告的内容主要是谈当今独生子女的学校教育方式,鼓励教师要教会学生在阅读经典中,和孩子一起感悟成长。她重点是以《论语》的解读为契机的,零散的记忆有这样的语句:

  独生子女孤独无参照的成长的好的人格

  太多的独生子女不知道分享

  中学需要锻炼经受挫折

  一个技术尖子不一定懂的尊重同事配合团队

  要教好学生,教师自己的心首先要强大、辽阔、安定、幸福

  人生先要学会快乐成长

  自己的局限限制了自己

  做教师和做学生的三重境界:渊源-“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即知之者-好之者-乐之者

  自己的心应在教育中快乐穿行-举重若轻

  老师的最大奢侈:我们的心态永远年轻!做教师的心就是不断成长,永远惊喜!

  经典是什么? 是生活中离得最近的东西,是让我们的心更辽阔的东西!

  士不可不弘毅

  孔子的理想:志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每一个人都是历史的结果,爱一个人就要爱他所有的历史.

    孝顺: 顺就孝。

    好老师用生命提携孩子成长。

    仁爱之人的标准:

        恭则不侮—不给你什么东西是本分;给你什么东西是情分。

        宽则得众—心态决定状态。山坡上开满了鲜花,但在牛羊的眼里都是饲料。

        信则人任焉—真正的忠诚是忠心于自己的良心。

        敏则有功

        惠则足以使人

 

    关于于丹社会有太多的声音,于此我不想再说什么,但我分明感到了于丹的坚强,在面对纷繁的声音时的沉默与淡然。不管怎样我还是很欣赏她的博览群书的,正基于此,她才能把孩子们敬而远之的经典《论语》变为孩子们欣然接受的生活。记得北京大学教授陈平原在中山大学演讲时,曾这样谈于丹《论语》的热潮:学术通俗化。这是学术本身和社会大众的需要,不仅仅无可厚非而且应该大力表彰。问题是,现在受众的水平就是这个样子。多年前,朱自清写《经典常谈》,本意是写给中学生看的,但这个通俗的小书现在本身也成为经典。当时的中学生,就有那样的水平。电视必须考虑最大的受众群体,“百家讲坛”本意就是给初二水平的学生看的,超过这个水平的人可以不看,但不要在那里唧唧歪歪。要怪,就怪现在的学者没法写出分层次的高水平的通俗学术普及著作。

    是的,陈平原的意见一针见血。当时的中学生的水平和现在的学者的水平似乎有某种说不清的东西在二者之间,但事实是今天的中学生读书越来越少,读经典更少,他们热衷的是口袋书等快餐式的作品;现在的学者也似乎越来越学者化,很少能真正的躬下身子为青少年作些什么读书的引导,似乎本专业的出类拔萃更能证明自己的学者身份。所以现在的中学生即便想读一些书的,也缺乏正确的引导。

    还记得我小学中学的时候,基本上是与书相伴而过的,每天都很愉悦,那种心情今天想来仍倍感幸福。书为自己打开了一个多彩的世界,好奇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那时觉得世界真是太大了,太丰富多彩了。那时的一些青少年读物中很是有些很好的东西:比如《儿童学文学》《少年文艺》叶圣陶主编的《中学生》等,他们一直伴随我到参加工作,是我的必订刊物,但后来就愈来愈发现其含金量的差异了。于是到今天只剩下《中篇小说选刊》成了我唯一必订的刊物。那时有很多适合自己年龄的读物可读,比如朱自清的《经典常谈》、冯友兰的《新世训》、朱光潜的《给青年的十二封信》和《谈美》、严耕望的《行谊述略》、何兆武的《上学记》、钱穆的《论语新解》、吴讷孙的《未央歌》、罗家伦的《新人生观》、《神秘的宇宙》等等,这些给了我一生的财富,当时也许不觉得什么,但沉淀之今天,他们的作用无不在我的生活工作中显示着。

  多年以后看到对以上一些书的评价,才知道自己当时吸收了怎样丰富的营养。  

   龙应台评价《新人生观》说:“我不知道有多少当时的知识青年是拿那本薄薄的《新人生观》来作馈赠情人的生日礼物的。书写在仓皇狼狈的1940年初,却极为笃定地对70年代不知愁苦的青年耳提面命。”

  季镇淮评价《经典常谈》说:“言之有据,深入浅出,意无不达,雅俗共赏,运用现代语言,讲述古诗内容,令人读之不厌。”

  金克木评价《经典常谈》说:“我很希望有学者继朱自清、叶圣陶先生以《经典常谈》介绍古典文学之后,不惜动如椽大笔。撰写万言小文,为青少年着想,讲一讲古文和古书以及外国文和外国书的读法,立个指路牌。”

    罗家伦说:“我们对于青年,现在最不可使他们失望,使他们丧失民族的自信心。”

    正如当代学者季剑青所言:作为一代最优秀的知识分子,即使在面向一般青年读者的著作中,同样凝聚了他们深厚的学术功底和切身的人生经验。惟其深厚而不浅薄,惟其切身而不空泛,他们的生命力才如此持久。

    不可否认,对青年的指示和引导,同时意味着文化的传承和精神的塑造,说大一点,应该也以为这民族的复兴与重建。正如朱自清在《经典常谈》序言中所说:“经典训练的价值不在实用,而在文化。有一位外国教授说过,阅读经典的用处,就在教人见识经典一番。这是很明达的议论。再说做一个有相当教育的国民,至少对于本国的经典,也有接触的义务。”“教育部制定的初中国文课程标准里却有‘使学生从本国语言文字上了解固有文化’的话,高中的标准里更有‘培养学生读解古书,欣赏中国文学名著之能力’的话。初、高中的国文教材,从经典选录的也不少。可见读经的废止并不就是经典训练的废止,经典训练不但没有废止,而且扩大了范围,不以经为限,又按着学生程度选材,可以免掉他们囫囵吞枣的弊病。这实在是一种进步。”

     由此,于丹在某种程度上不也做着这样的工作,最起码她让中国人,中国人中不大读经典的人开始接触经典了。

“出入文本”中领略曾祥芹先生的阅读智慧

在美文中出生入死


在悦读中享受人生


        曾祥芹,1936年2月生,湖南省洞口县人。河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兼任中国文章学研究会会长、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员会学术顾问、中国图书馆学会科普与阅读推广委员会学术顾问等职。


        2010年1月20日下午,74岁高龄的曾先生为我们“国培计划”中的100名国家级骨干教师做了“读书出入法”的专题报告。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曾先生,以前很是听说了不少,读了不少他的文章,但一直无缘亲聆教诲,这次总算愿望达成。于是,那种感动排山倒海哦。


        那天下午,曾先生早早就来到教室,天气的寒冷,让他穿的很厚,不高的身材更显得笨拙无比,说话不紧不慢,甚至还有些含糊不清,行动的时候一只手不停的抖动,初见与我想像中的曾先生相去甚远,不觉十分纳罕,心中疑窦丛生。谁知铃声一响,开板正说,一谈起他的阅读理念、阅读思考他一下子就变得精神矍铄,吐字清晰,思维严密,语言精炼深刻。刹那间,教室里只有沙沙的写字声,敬佩的眼神。记不得谁说过,一个人某一方面的才能如果突出,那么他在其他方面的能力就相对微弱。是的,我们只有走近教授的学术,才能了解他的精神内核,才能感知我们与学者的距离。课间休息时,仰慕的粉丝不停地和曾先生合影,他不顾辛苦依旧微笑地配合着,宛若邻家德高望重亲切友善的老大爷。于是,那种敬仰更加的排山倒海了。


        附:走进文本  走出文本


        知入知出,文本阅读大法


    “读书需知出入法。始当求所以入,中当求所以出。见得亲切,此是入书法;用得透脱,此时出书法。盖不能入得书,则不知古人用心处;不能出得书,则又死在名下。惟知出知入,得尽读书之法也。”——南宋陈善《扪虱新话》


       走进文本:


       如何理解走进文本?披文入情(先感言辨体,后入情得意)——逐层递进(先感性地进入,后理性地进入)——定向立标(有登堂入室的明确方向和目标)——入深见奇(阅读文本有一个“观-味-悟”的逐层深入的过程)


        如何落实走进文本?朗诵沉入(把语气、语调、语势、语感体味出来,把抑扬顿挫、轻重缓急表达出来)——默会潜入(默读、默想、默会、默记,潜移默化,体味文句的引申义、比喻义、象征义、情韵义、哲理义,学会默会涵咏,方能吸纳课文中更多的缄默知识)——疑问攻入(提高阅读疑问的质量和思辨的水平,必将大大促进攻入文本的进度、深度和效度)——多角切入(强调多向思维,立体阅读,以窥全豹)——经验汇入(文本的意义是读者和作者的经验汇兑生成的,调动直接经验汇兑;沉入情境,获得高峰体验,调动间接经验汇兑,深入意境,获得理智启迪,调动想像经验汇兑,潜入幻境,复现或改造作品的画面,要在文本中发现自己的“倒影”)——整体融入(即整体感悟,强调走进文本时的宏微结合,在全文整合的基础上去把握文魂,避免在理解上断章取义


        如何理解走出文本?运思得物(心得的言语话-朗读原文,复述原意,讲说体会,辩论是非-心语-口语;笔注生词,摘记警句,布列提纲,评点名篇-心语-书语。心得的生活化-阅读心得在文本以外的生活空间得到拓展:文事的类推、文理的演绎、文情的升华、文思的变迁、文技的转用、文辞的活用。心得的实践化-把阅读所得的精神营养化为改造世界的实际行动)——读以致用(从文本之“流”走到生活之“源”)


        如何落实走出文本?互文阅读(走出小文本,进入大文本:文文对读、文图对读、文电影对读、书网兼读)——出文知人,超越作者(文如其人、文饰其人)——出文论世,超越文本(发觉文本的历史意义,发现文本的现实意义)——出文察己,超越读者自我(精读:进入的是“旧我”,出来的是“新我”)——出文笃行,改造客观世界(从语言出发,在回到语言)


        进出文本的几种偏向:


        1不入文而乱发议论,表现为“浅阅读”蔓延。文本自读时间不到1/3,吸收未完就进行表达评价;只在文本外围漫游、远眺,或只走近未走进,或只是在门口转;大话式、游戏式、门外谈过多。


        2不出文而拘泥课文,表现为“教教材”盛行。主要精力用于感受、理解、赏评;未下功夫去琢磨如何进行阅读的表达、借鉴、迁移、笃行。


        3太入文而迷失自我,表现为文本主义回潮。纯粹的零距离接触,甚至成为书奴;对不同课文的阅读深度控制不够:精读,务求甚解,从内容到形式纤屑不遗,达到学生年纪可能达到的深度;略读和快读,允许观其大略,不求甚解,理解和记忆达到50%或70%即可。走进文本的进度应是参差不齐。


        4“太出文”而胡吹歪批,表现为自由化误读泛滥。距离审美在出时保持一定的度,平衡个性解读与价值趋向的关系,个性挥发总是违背阅读的科学规律,不入文而曲解,不知人而妄谈,不论世而谬说,不察己而乱议,习惯凭个人的情感去体验,结果造成误解、曲解、胡吹、歪批。